搜索
快捷导航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CCL嘉华网

门户
本地新闻
加国安省
中国世界
留学移民
金融地产
休闲娱乐
论坛
活动
天南地北
时尚流行
社区活动
留学移民
工作就业
买卖信息
商家
推荐商家
优惠券
推荐商品
餐饮美食
留学移民
更多
二手
房屋
家具
汽车
电器电子
书本
设备办公
手机上看
CCL嘉华网 门户 休闲·娱乐 查看内容
 

胡老师漫游北美记(4)多伦多“抓中药”:竖写的药方有些穿越 ...

2017-8-16 09: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2| 评论: 0|来自: 胡向赤

  多伦多“抓中药”:竖写的药方有些穿越

  在济南,到药店买中药,通常都说是到药店“抓药”。

  有一年我到德国亚琛,逛街时,见到“洋人”开的中草药店,觉得新鲜。可是语言不同,身体无恙,没事进药店干什么。但是国外的中药店是怎么号脉、抓药的?对我来说始终是个悬念。

  这次到加拿大需要抓点中药,滑铁卢没有中药店。周六全家到多伦多买菜,顺便到中药店抓点中药。这好在也是国外抓药,能解一下几年前在德国路遇中草药店心生的悬念。

  没有进多伦多市区,我们在市区靠外的一家中国人或者说为中国人开的超级市场停下。这里有好多商场、商店,我们可以进行有目的、有方向、有选择的购物。

  这里的超市购物车也需“押金”

  在个地方若要使用超市购物车,要在车把的投币口先投进去1加元硬币,把已经锁到前面购物车车把上的购物车解锁,你投币进去的购物车才能推走。购完物、所买的东西装到自己轿车的后备箱,购物车需放回原处。你若就地放弃不送回原处,任何人把车推去连到前面的车上,你投入车上1加元钱退出来,钱就成了这个人的。在这里,1加元能买好多东西呢。之所以这样麻烦,是因为加拿大劳力少且最低工资高,商场不愿意多加人力费的投入。

  我们要先去买菜,得先拿出1加元硬币,可惜四个大人身上都没有“1元”硬币,我和老伴是“纯无产阶级”,1分钱也没有。

  没有购物车,选了东西怎么拿到自己的车上?于是我们就决定先去抓药,找回零钱,有1元硬币投入,就可以推着购物车去菜场,看来1元硬币难不倒我们家人。

  土大黄?羊蹄跟?傻傻分不清楚

  很快到了一家店号叫“大山行”且有中药销售的药店。

  我需要的中药饮片有三味,每一味需要包十几包,我预先写了个条。进门由一位老妇人(后来知道她是收款的)接待,她又转给一位老先生。他们讲的是闽南话或者是浙江绍兴什么地方的方言,如唱歌一般,我们听不懂。老先生看了单子,想了想,用南方味普通话告诉我们,写在字条中间的羊蹄根没有。接着给我们解释这种植物的根叫什么、茎叫什么、叶叫什么。我一听,就接上一句,说羊蹄根就是土大黄,老先生一听说是“土大黄”,连忙说“有”。

  在济南,中医开药,有写羊蹄根的,有写土大黄的,好多中药店还没有这味药。我在网上查过,有的说羊蹄根别称叫“土大黄”,有的说“土大黄”别称羊蹄根,还有的都没有介绍上述互有的别称,各叫各的。有的说中国药典2011年版规定各叫各的,于是就成了互不代替、各自存在的两味药,但功能差不多。在济南用药时是通用的,服用后,没有异常,所以我就大胆说出来。老先生是南方人,他们那里原先两味药可能没有互相代替过。

  三味药都有,写在药单下方的山慈菇几乎都是一个个的小圆球,打碎服用最好,老先生说这得需要时间。于是全家人决定我留下等着拿药,他们去买菜。至于1加元硬币如何解决,儿子、儿媳肯定自有办法。

  他国遇“老乡”,却是南腔与北调

  同在国外,乍一说都是中国“老乡”。但人家老先生虽然和我是一国人,却是他乡客,我们各说着自己的南腔与北调,实际是不能称为老乡的,彼此之间没有共同话题。再说,人家老先生是中医行家,我只是来买药的顾客,实在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所以他抓他的药,我只有干等着,还真没有什么事情干。我拿出手机,无奈他们店没有WiFi,上不了网。需要打发时间,就看看他们店和他们经营的中药吧。

  这个店进门走到尽头偏左侧有一个独门房间,写着“驻诊医师”,看来就是咱们济南的“坐堂中医大夫”。加拿大看中医费用很高。我光抓药,用不着找大夫。

  店里的中药,或装透明的塑料袋,或装圆筒状玻璃大瓶,味味饮片都注有“大山行”商标。还有有名的“四物汤”、“ 四君子汤”,“ 二陈汤”等方剂。一副一袋,透过塑料袋,看着就是干净。一副药6到8加元,说起来价格也不高。他们店清一色如此干净的饮片,看来在中国采购时,质量标准一定定的极高。

  突生沧桑感,这里有中医竖着写药方

  我拿着手机真想拍个照,拍拍他们的店容,拍拍他们极干净的饮片。

  但是每次到国外,儿子都是特别嘱咐,在商场不能拍照,人家会不愿意的。

  记得在威尼斯水城的小街上,我看到有些店铺有特色,外形很好看,我确实想拍几张照片。脖子上挂着照相机,想快速动手按动快门。突然,眼睛余光看到一个当地人一直跟着并监视我,好像就等着我按快门。我就是不按,他跟了很长一段路,渐渐离开那个地方,可能他觉得实在抓不到我什么,又脱离他那地盘,正只好打道回府。我猜想,我若是按动快门被他抓住,相机可能会被他没收。

  我控制住自己不拍照,免得人家数落到自己头上。唯有继续观看店内药品,打发时光。

  又看到老先生身边柜台架子上有一排夹子,上面都夹着药方,也都是圆珠笔写的。但药方有横着写的,也有竖着写的。竖着写的药方给人一种沧桑感,这样竖着写汉字的中医,可能是清朝的遗老。一位一百多岁的老中医在这里“驻诊”?不可能。后来我觉得,这些竖着写药方肯定是祖上相传的、竖着写药方是人家的祖训。北京就有一位年轻的女中医使用毛笔写药方,师承她的长辈,此可为证。

  老先生抓完药,按单子分份,又一包包装好。他刚完成所有的工作,正好我儿子也来到付款。我以为我写的条子也留下夹到老先生的夹子上。没想到老先生把所有的药都装到一个塑料袋子中,顺便把我写的单子也一并塞到塑料袋中,看来我这单子这不是药方,人家不留。

  带回来的这张单子,正好给朋友们看看,上面的圆珠笔字是老先生计价、算账留下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嘉华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嘉华网

GMT-5, 2017-11-22 13:32 , Processed in 0.12554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