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快捷导航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CCL嘉华网

门户
本地新闻
加国安省
中国世界
留学移民
金融地产
休闲娱乐
论坛
活动
天南地北
时尚流行
社区活动
留学移民
工作就业
买卖信息
商家
推荐商家
优惠券
推荐商品
餐饮美食
留学移民
更多
二手
房屋
家具
汽车
电器电子
书本
设备办公
手机上看
CCL嘉华网 门户 加国·安省 查看内容

提升最低时薪让底层打工者分享应得蛋糕

2018-1-5 08: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4| 评论: 0

汽车房屋保险,Cindy Chen

提升最低时薪让底层打工者分享应得蛋糕

汇泽

 

2018新年的来临,加拿大社会出现多项新的政策。最低时薪的提升,在一家源自加国的著名咖啡连锁店引发了争议。新闻报道称,这家咖啡店创始人的子女在安省Cobourg自己经营的分店中向员工发布了通知信,因为最低时薪的提升,决定取消原有的员工福利。该店的员工抱怨说,感觉政府在帮助员工,而店主却要惩罚他们

 

加国著名咖啡店创始人的子女,因为全国争议

 

强令员工签字9时工8时薪,是欺凌行为

消息一出,英文社交网络上的反应迅速。有网友支持店主,为店主叫好。但绝大多数网友发出很多批评(这些反应似乎和某些中文网站上的反应截然相反),有网友说:“我支持那些给员工支付可生活的薪酬的企业,因为最低时薪提升而惩罚员工是卑劣的”;有网友说:“嗨,(咖啡店),我每天上班前都要光顾贵店,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再和朋友光顾。但是,因为你们的贪婪和冷漠,拒绝员工的福利,并归咎于最低时薪的提升,你们失去了我的生意。贪婪不是加拿大价值” 。另有网友注意到,这一连锁店已经被巴西企业拥有,该创始人家族坐拥14亿元的资产,店主发出此通知时根本没有和员工见面,而是从福罗里达的冬季度假庄园发出指令……。

省长韦恩也加以评论,她说:“像其他很多人一样,我读到有关Ron Joyce Jr的有关报道— 他的家族创立了(这间)咖啡连锁店,然后以114亿元出售,他如此对待自己的员工,如此回应近期最低时薪的提升,我感到不安。

“很多打工者早起、在这个省从事一整天的工作,他们应该得到正当的薪酬,更重要的,他们应该得到正当的对待。要求那些拿最低时薪的打工者签字,承认他们的中间休息不再计薪酬,令他们同意他们9小时的一天工作只拿到8小时的工资,这是不正当的,也是不公平的。这是欺凌行为。

“如果Joyce先生想争斗,他应该找我,而不是拿他自己店子里在服务窗口和服务台前辛勤工作的员工开刀。这家咖啡店是很多加拿大家庭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给我们的打工者支付正当的可生活薪酬,也同样重要。我希望Joyce先生选择纠正他的做法。”

这场争议,关系到企业经营者和打工者之间应该如何分享蛋糕,如何实现一种公正的平衡。

 

经济好转,但并非所有人分享

2017年圣诞节之后的Boxing Day,多伦多各大商场人潮涌动。虽然今年遇到罕有的严寒,创下本地57年的寒冷记录,但依然有众多的人们从很早就蜂拥至商场,商场里边人山人海。2017年的年终,加拿大的经济表现不错,批发和零售都保持增长。其中,国民消费保持强势,成为加国经济稳健增长的重要指标。有人士分析,央行在2018上半年再次涨息,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更多的现象表明加拿大和安省的经济都在走向良性的循环:安大略的经济总量增长超过预期,连续三年超过全国,也超过其他西方七大工业国(G7)。安省新增的就业人数也位居全国第一,11月份全国新增就业79,500份,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安省(43,500);安省失业率下降到5.5%,是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

经济好转,说明摆在全安省人民面前的蛋糕越来越大。但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中的每个业主和打工者都分到公平的份额。

CBC报道,从2000年至2015年,全省高收入一半的家庭获得更大的份额,从2000年的78%上升至2015年的81%。企业高管在新年工作日的第一个上午(准确说是上午10:57am),就可以挣到普通打工者一年的收入。而低收入一半的家庭,他们的份额则从22%下降到19%。有一些低收入的打工者仅靠最低工资收入,甚至要打多份工,依然很难满足生活必需。这样的状况需要改变,让社会更加公平。

 

营造公平、共繁荣的社会

2018年元旦的到来,带来很多变化。近年来,加国多个省份都在提升最低时薪,美国有18个州和20个城市于新年提升了最低时薪。安省推出多项举措,包括将最低工资提升至每小时14元、兼职工作和全职工作具有同工同酬的权利、更多的劳工保障、新的OHP+25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免药费医疗服务……。这些举措,使得在经济增长,全社会蛋糕增大之后,让生活在底层的打工者得以分享到他们应得的更大份额的蛋糕;在经济变幻的时代,让社会各阶层人士具有更好的保障,增大社会的公平性。

保守党对这一举措加以反对,表示此举将令安省的就业人数减少。而很多经济学者都认为,保守党的说法是「煽动恐惧,与最新的经济研究相违背」。

在安省保守党执政期间,安省没有经历一次最低时薪的提升。自由党执政之后,拟议提升最低工资,每次都遇到保守党的反对,指责这样的政策会扼杀就业。如果按照保守党当年的预测,安省现在的经济应该走向负增长,就业应该逐步减少才对。

然而事实证明,安省的经济在过往数年持续好转,就业人数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从2009年经济低潮以来,安省已经净增就业84万。

从经济上来说,适当增加最低工资,让更多的生活在底层的打工者获得实惠,不仅是一项扶贫措施,也有可能为经济注入更多的活力。底层打工者收入增高之后,将会把更多的钱消费到经济循环之中。统计数据显示,居民消费的增加,增强了经济活力,做大了蛋糕,为大大小小的商家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精明的商家更可以通过抓住更多的商机,促进本企业的发展。

 

有本事冲我来,省长主办公众论坛,无惧任何问题

 

改善底层打工者的生活条件,增加居民消费,正是促成滚雪球效应,让经济向良性发展的重要动力。更重要的是,此举更是给社会不同阶层的打工者、不同规模的企业更多的机会,营造社会公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嘉华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嘉华网

GMT-5, 2018-2-24 11:21 , Processed in 0.085655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